当前位置:首页 > 杏耀创意狐文章列表 > 查看文章
从“中山装”到新“中式杏耀礼服”,解密国家领导人制装
发布时间:2019年1月10日 点击次数:307
最近,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套穿着引发了海外媒体的关注。

当地时间11月28日晚,在西班牙进行国事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西班牙国王费利佩六世在马德里王宫举行的隆重欢迎宴会。


据29日晚新闻联播画面显示,应邀出席当天欢迎宴会的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身着中式服装,陪同参加晚宴的丁薛祥、杨洁篪、王毅、何立峰等中方官员也都清一色地着中式服装而不是西装。

身穿中式服装的中方人员

服饰的变化引起了媒体的注意,而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回答记者相关提问时,用“中式礼服”称呼这种服装,并且向记者说明“这是一个非常正式的场合,穿‘中式礼服’出席符合这个场合的着装要求”,“中方领导人穿‘中式礼服’应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事实上,礼服作为一种特殊服饰,一直是蕴含政治意义的社会符号。

“西风东渐”与“中山装”的诞生

鸦片战争西方列强打开中国国门之后,“西风东渐”影响着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等各个方面,中国出现了一批新型知识分子阶层,他们坚决反对传统的封建思想,提出了“剪辫易服”的主张,希望通过服饰改革,推动国家的现代化。

1898年,康有为曾以《请断发易服改元折》上奏光绪皇帝,但其想法随着“戊戌变法”的失败而夭折

20世纪初,孙中山在日本横滨的中国城,向封建帝制“开了改革的第一枪”,就是废除长袍马褂,“尽易旧装”。 辛亥革命后,孙中山参照中国原有衣裤特点,吸收南洋华侨的“企领文装”和西服样式,本着“适于卫生、便于动作、宜于经济、壮于观瞻”的原则,亲自主持设计出一种服装样式,此即“中山装”的雏形。服装的设计体现了中华民族传统审美精神,符合当时的社会革命思想,又能满足生活需要,因而被广大民众认可并接受。

孙中山1912年就任临时大总统时曾穿过的“中山装”复制品(原件珍藏在上海孙中山故居纪念馆)

1925年孙中山去世后,为了纪念他对中国革命的不朽贡献,广州革命政府正式确立了“中山装”这一名称,“中山装”的形制也基本固定了下来。

“中山装”服饰结构的形成深受中西方政治思想影响

1929年,“中山装”被国民政府定为“礼服”,所有政府工作人员以之为工作制服,以示与封建制度下的衣着有别。而后来的革命者:国民革命军、红军、八路军以及新四军的军服,无不受其影响。

从土地革命时期到解放战争时期,共产党所领导部队的军服

从“中山装”到“毛装”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为了塑造中国国家领导人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形象,身着中式服装出席正式场合成为国家领导人的选择。

1956年,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协调时任北京市市长彭真,以北京被服厂名义,与上海第一商业局谈妥,从红帮裁缝的聚居地上海抽调裁缝高手赴京工作,“支援首都建设”。当时21家服装店、208名职工分别搬迁到东交民巷以及东单、王府井附近,开设了西服加工作坊。

红帮裁缝是近代中国最早开启西服定制业务的服装业者,图为开设在上海黄金地段的荣昌祥呢绒西服号,是红帮裁缝的知名品牌

当时,深刻影响中国未来发展方向的中共“八大”正在紧密筹备之中,毛泽东等领导人认为要以苏联为鉴戒,独立思考探索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这时,中央办公厅产生想法:要为毛泽东研制一套合体的着装,以崭新的形象亮相“八大”。

于是,这年秋,中央办公厅专门从上海招收了12名红帮裁缝,成立了“中央办公厅特别会计室服装加工部”。裁缝师傅们经过严格的政治审核和体格检查,进入了紧张的工作状态。在工作纪律中,特别强调要严格保密,所有人上岗前一律被要求学习保密守则,即使在日常通信或与家人朋友聊天时也不能“说太多自己工作上的事,会暴露首长们的隐私”,对外只能统称是“中南海工作人员”。

这里还有个“量体裁衣”的典故。一般来说,裁缝做衣服必须仔仔细细测量客户的尺寸,然而为领导人做衣服却是例外。当时出于安全保密考虑,为毛泽东做衣服的裁缝都不能靠近他,只能靠“目测”。有一次,高级裁缝田阿桐师傅在工作人员带领下来到毛泽东的书房时,已经是午夜12点了,尽管夜色深沉,但田阿桐还是凭着几十年的制衣经验,站在距毛泽东5米远的地方,一次“目测”成功。
另外一位师傅余元芳也有过类似经历。1964年的一天,为周恩来做过几次服装的他,被安排到中南海会见厅,目测来访的西哈努克亲王一家三人,为他们制作大衣和西装。余元芳经过仔细观察,两天后送来三套服装,亲王一家穿上后发现十分合体,一时赞不绝口。

为毛泽东制装时,师傅们没有死搬“中山装”原有的款式、造型,而是按照毛主席的体型、神态、风采,做了大胆的改进。将上面两个衣袋的兜盖改为弯而尖,垫肩稍微上翘,两肩更加平整服帖。领子变化最大,领口加宽,翻领变得大而尖,完全改变紧扣喉部的样式。因为毛泽东身材魁梧,脸阔,大尖直领正好衬托出伟人气质。

“八大”来临,毛泽东穿上这套服装,精神焕发地站上主席台,这一刻令海内外瞩目,西方将这款大尖领中山装称为“毛装”(Mao suit)。

1956年9月15日,毛泽东在“八大”上致开幕词


1956年,毛泽东会见台湾省籍政协代表时身着“毛装”

之后,毛泽东身穿这套服装的标准像被放大悬挂在天安门城楼正中,“毛装”从此名扬海内外。


而完成“毛装”的红帮裁缝们则来到了东交民巷的红都服装店,继续为国家公务承担制衣工作。

红都服装店中邓颖超的制衣单

新“中式礼服”彰显文化自信

如今,随着改革开放和服装的新潮流,红都服装店已不再是国家领导人唯一的选择。2000年以后,除了红都服装店,外交部礼宾司也会在全国范围甄选为领导人制装的服装厂家,但不变的仍是对中式服装的坚守。

习近平首次穿中式服装出席正式外交场合还要追溯到2014年3月,他应荷兰王国国王威廉·亚历山大邀请对荷兰进行国事访问。而后在2015年出席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举行的欢迎晚宴上再次穿着。

2014年,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身着中式服装,出席威廉·亚历山大国王举行的盛大国宴

不过细心的人可能发现,习近平所着“中式杏耀礼服”和曾经的“中山装”“毛装”还有些区别。据《人民日报》报道,习近平所穿的“中式礼服”,虽然形似“中山装”“毛装”,但对关键部位进行了改良,既保留了中式服装的传统,又采纳了西服某些元素。这款中式服装放弃了中山装的翻领、风纪扣、明扣,采用3个暗兜,上身只有左胸兜,无兜盖。

从革命先驱孙中山试制第一件“中山装”到习近平出访身着新“中式礼服”,这“记载了一个世纪以来中国意识形态流变”的服饰,不仅仅展现我国外交礼服的变迁,更充分彰显了中国文化的风采、文化自信的姿态,以及兼容并蓄的胸怀,因而被外界理解为“不失传承,用意深远”,可谓是新时代中国全新形象的一次成功展示。